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悬念句子

悬念句子,我的世界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执着的理想主义实践者。 酷爱影像,音乐,文字,伪文艺同时会不时堕落成商人。 再无其他。 悬念句子,我的世界!~微信:miqiduoduo1106

网易考拉推荐

不过是年轻人的异想天开   

2010-02-05 12:34:5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《悬念句子》是我中篇的其中一篇,现在也不过是特指,从不是具体的某个人。07年,杂志刚创立,今天无事翻来,感觉里面两篇文章特别好玩,一篇是我写的,一篇是大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像句子一样悬念

两年的夏天,我陷入严重的失眠。伴随而来的脾气乖戾,彻底改变我的生活方式。丢下一段哭声,一段暗流般汹涌的歇斯底里,我多次奔下楼来,身穿白色睡衣,在午夜的小区里阴魂一样安静散步,试图平息,却又不合时宜的惊扰了警卫和四邻。不可理喻,不可理喻。躲开电梯的声响,慢慢爬上楼来。我要把未来穴居在自己的小屋里,辞去工作和朋友的邀请,面对发白的电脑屏幕,然后吞下大把大把的药片。

那时候写博还不像现在这般流行。我在BBS里走街串巷,一路尽是痴男怨女,流男氓女,不男不女。偶尔有个人化的东西自信上传,龌龊里掩饰不住自恋。睡意似乎来了。我关闭网页时,无意按下刷新键,看到一篇刚刚上传名为《东东想回去》的帖子。有一段时间,我特别痴迷这种句子一般白话而干脆的标题,就像我最近喜欢上虐杀之前,比尔出现在教堂的那些黑白镜头。我按下左键,又重新端坐起来。

接下来我便跟着一个叫缝缝的孩子,在我陌生而向往的部落里穿梭。明快的节奏,朴实而不乏灵气的语言。不时让我忘记夜晚的焦灼回到童年,我就是那个老酋长的女儿,跟着没有身份的缝缝,去山上找另一个叫东东的孩子。故事还在发展,然而文章却就此结束了,未完待续的文字让我若有所失。我站起身来,用有点僵硬的左手扯开窗帘。天际渐渐灰白,迎面扑来的乌鸦一般的城市喧嚣,让我倍感多日来的身体透支。我记下作者的名字,倒头睡去。

悬念句子。这个有些阴郁神秘的名字,和我初读小说时臆造的完全不是一个形象:他应该一袭白衣,英俊,至少也满眼清澈。将至而立,喜欢回忆,浅色饰物和一种味道怪异的咖啡。我开始有意关注他的消息,让失眠的气味从周围淡出。除了《东》,他还写了短些的文字。《变身》的寓言,《昔日战事》的命运,《死刑》的现实与偶然。他埋下先前调侃的口吻,让另外一个双目失明的老人形象浮现而出,这个酷爱《一千零一夜》并神往东方的阿根廷图书馆长,在去世多年后重新筑起了环形废墟。

了解到此为止,意外却仍在蔓延。接下来出现的摄影和设计,除了想象的维系,文字与摄影的距离已傀儡一般形同虚设。他不知疲倦,变幻不同的形式表达自己。然而风格却变了。如果说《易抖》,《从》,《苍白表达》还有文字的延续,设计已经开始了对细节的注意。仿佛女人的一颦一笑,不似以前的浑然天成。我有时会在越来越少的失眠里怀疑,这些东西是否出自一个人之手。它们矛盾,却又同时存在着。

两年后,朋友辗转。当悬念句子在茶室转角出现时,印证了我之前所有的猜测——除了年龄,他太小了。帅气,干净,像火宵之月里的男子。我坐在他对面,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这不是一个夜晚。两年里,《东》早已经完成,已准备策划出版。我关注的焦点也由先前的BBS,转到他网易的博客。他现在正忙着自己的第一部短剧。我们的交谈像预想中一样。他俯下身子轻呷清茶,不时露出的微笑,看上去还像个孩子。我发现他的天才在撑起神奇,所有无以应对的苦涩生活开始在这里向另外一个方向展现:悬念,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半壁忧伤,其实阳光

华丽男人——半壁忧伤,其实阳光

我大言不惭地在这摆感受,像个无赖——这一帧帧的照片,岂是一时三刻可以读懂。然而不论怎样,如此别样的图片,即使无赖,看

一眼也会心有所思。

我无法定义作者的风格,如他名字般,悬念。不同组图总会让我有不同的视觉感受,即使在同一组图中,每一张都闪着不一样的亮

点。

第一次在悬念句子博客上看到这些图片是好几周之前的事了吧。那时只看到了一部分,淡灰的色调,安静且玄秘。感觉像燃了半支

烟,然后主人离开了,燃剩的部分独自躺在烟灰缸里吐着寂寞的烟气。

有点忧郁,还带着点不太安分的感伤。那可以算作忧伤吗?

他说自己还是“适合灰色”。本来已经相信,可是现在再看的时候,从《左剧》到《在下午变幻色彩》,再从《在下午变幻色彩》到

《左剧》依次看完的时候,“灰色”的概念在我脑袋里彻底翻盘。所有或明或暗的光影,所有单一的或艳丽的色彩,所有安静的或喧

嚣的景象,早早超出了“灰色”统辖的领地。

忧伤里写满了阳光。只是这里的阳光太细致了,细致得常常让人只看得见忧伤。(套用《逃不了的<大逃杀>》中“只是这里的感动的

东西太过含蓄,含蓄的让人只记得血腥”。)或许这种说法背离了作者的创作本意,而我现时读到的, 的确正是如此:安静,不张

扬,隐隐约约的细腻光亮。是从作者最初的作品说起呢,还是从最新的说起呢?上行与下行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。即使是一样的风

景,来来去去,万千品味。

从《在下午变幻色彩》开始说吧。什么都不用讲,只消看一下下就把人眼球粘固了。可是别光顾着看帅哥呀,你不觉得暖暖的吗?—

—最简单的环境,最朴实的色彩和最安静的神态。春日的下午,闭上眼睛,就算没有喝茶也嗅到空气中漂浮着的茶香了吧?你在怀念

什么,你在憧憬什么,你在梦见什么,是阳光突然闯进来的味道吧。

看见另外一组了么?《孩子》。98年,一晃的光景,就接近十年了。“背灯和月就花荫,已是十年踪迹十年心”。即使看到“98年”

而想到纳兰这段忧郁的词,也还是不能忽略掉照片中孩子身后极力长出的光芒,好像驾着神马从远古之处跑将过来,就为着把孩子的

世界照亮。我想这与温暖有关,因为“孩子”这个词本身,就与一切美丽的基调联系在一起。

眼睛已经习惯了灰暗的色彩,突然就有一团绿闯出来冲击视线,一抹华丽的红色隐匿其中。这句不很完整的话描述自《碎(三)像安

静一样》中的一幅作品。除此之外,你看见那个悄悄闪着好看光芒的东西了么,不去管它是什么,生长的张力却无处不在。

《其实解说是一种娱乐》我也看了,本来只想写一下对图像作品的小感,却还是忍不住对这个说两句。我看得直想笑,还因此联想到

国内的足球解说,乌鸦当真是一般黑的。另外我想说这个,还是因为我觉得能让人笑的东西就不属于灰色吧,不论它是精致的还是粗

俗的。

……

作品还有好多,不能一一说来,有些味道必须尝的长久一些再长久一些,才能娓娓道出它的独到与精妙。我看见作品中黑白灰的世界

越来越从容,从容成更加完美的颜色,直到灰色也温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9)| 评论(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